企業郵箱 在線留言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工程欠款利息應如何計算

工程欠款利息應如何計算

發布時間:2016-12-15    點擊次數:590

一、問題的提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規定了工程欠款利息的計算標准,即“當事人對欠付工程價款利息計付標准有約定的,按照約定處理;沒有約定的,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息”。第十八條規定了工程欠款利息的起算日期,即“利息從應付工程價款之日計付。當事人對付款時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下列時間視爲應付款時間:(一)建設工程已實際交付的,爲交付之日;(二)建設工程沒有交付的,爲提交竣工結算文件之日;(三)建設工程未交付,工程價款也未結算的,爲當事人起訴之日”。

需探討的問題有二:其一,當事人對欠付工程價款利息的計付標准有約定的,是否一律按照約定處理?其二,工程欠款的利息應從何時起計算才最爲合理?

二、關于當事人對欠付工程價款利息計付標准有約定,是否一律按照約定處理的問題

《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建設工程合同是承包人進行工程建設,發包人支付價款的合同”。建設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合同、設計合同和施工合同。工程欠款應發生在工程施工過程中或工程竣工之後。發包人拖欠工程款,應向承包人支付利息,已是社會共識。根據上述司法解釋第十七條的字面意思,似乎只要當事人對工程欠款的利息計付標准有約定的,便應按其約定處理。實踐中,當事人約定放棄欠款利息或按不高于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進行計算的,該約定的合法性並無疑問。但若當事人約定的利息計算標准高于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其效力又如何呢?

當事人約定的利息計算標准高于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是否應予支持,上述司法解釋對此並未明確。回答該問題,需先行探討工程欠款利息的法律性質。對此,有的觀點認爲欠款利息屬違約金的性質,發包人支付工程價款利息應當以其欠付工程款爲前提即以違約事實爲前提,其承擔的欠付工程款利息應定性爲違約責任,即違約方應當賠償守約方的損失;①有的觀點認爲,建設工程發包人欠付承包人工程款,雙方的關系已轉化爲簡單的債權債務關系,與借款合同的債權債務並無本質上的區別,欠付工程價款利息的性質爲法定孳息。②筆者贊同後一種觀點,即工程欠款的利息在性質上爲法定孳息,當事人對利息計算標准的約定應符合借貸合同的有關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第六條明確規定,“民間借貸的利率可以適當高于銀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具體掌握,但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數)。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筆者認爲,當事人約定的工程欠款利息計算標准高于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的,可參照本條規定進行處理。此外,欠款人到期仍不能償還工程欠款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第一百二十五條規定的精神,債權人將工程欠款利息列入本金計算複利的,不應支持。

三、關于工程欠款的利息應從何時起計算才最爲合理的問題

(一)當事人對利息的起計時間有約定的,從其約定。當事人對利息起計時間有約定的,反映了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應予尊重。

(二)當事人對利息的起計時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應自工程竣工之日起計算才最爲合理。

依司法解釋的規定,當事人對利息的起計時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的,分別不同情況爲工程交付之日或爲提交竣工報告之日或爲當事人起訴之日。我們注意到,這樣的規定有一定的合理之處,也便于把握,[1]但總的來說,對承包人合法債權的合理保護仍然是不夠的。

司法解釋的起草者在解釋本條規定時認爲,“發包人向承包人支付工程款利息,在法律性質上講屬于法定孳息,與借款合同有相類之處。”[2]但又認爲,“借款與欠付工程價款的情況有所不同,欠付工程款利息起算時間爲合同約定的支付工程價款屆滿之日即欠款發生時;借款合同則有所不同,貸款人自支付借款本金之日,即自借款行爲發生之日,借款人就應當向貸款人自支付利息,支付利息不以借款人逾期還款的違約行爲爲前提條件。”[3]並認爲,“只有本金數額確定的情況下,才談得上支付利息問題,本金不確定,利息就無法計算。”[4]

筆者認爲,上述觀點與法定孳息的基本原理不符,亦有悖公平。從工程竣工(或停工)之日起至債務數額明確、應當支付工程款之日止,應以欠付工程款額爲基數,按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流動資金貸款利率計付利息;發包人逾期未付清的,從付款期限屆滿之日起至工程款付清之日止,應以欠付工程款額爲基數,改按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流動資金逾期貸款利率計付罰息,才是最爲公平合理的。理由是:

1、利息的法律性質爲法定孳息,系原物依法律關系而産生的收益。自工程開工之日起至工程竣工(或停工)時止,承包人投入到建設中的勞動、建築材料、設備和資金的數額已經最終完成或階段性完成,並處于確定的狀態,或換句話來講,至工程竣工(或停工)時止,承包人應得的工程價款是多少,事實上已經存在並已處于不變狀態,只是由于當事人的原因,未能在工程竣工時即辦理法律上的確認手續而已。因此,依工程建設的基本原理,工程如有欠款,其産生于工程竣工(或停工)之時;發包人占用承包人的資金,至遲在工程竣工(或停工)之時事實上就已經處于開始占用的狀態,發包人從占用工程款之日起應承擔利息,符合上述基本原理。

2、利息發生的基礎爲資金占用,而非違約行爲。既然認定欠付工程價款本質上與借貸無異,就應適用借款合同的基本法律原理處理欠付工程款利息問題。借款合同的債務人之所以應支付利息,是因爲使用了資金,而並非已屆償還借款期限未償還之違約行爲。若債務已屆償還借款期限而未償還,已構成違約,應支付違約金(罰息)。同理,工程合同的發包人之所以應支付利息,是因爲事實上占用了承包人的工程款,而並非已屆支付工程款期限未支付之違約行爲。若工程款已屆支付款期限而未支付,則構成違約,應支付違約金(罰息)。因此,自工程款産生之日起,即發生利息;至約定的付款期限屆滿之日,如發包人不能支付工程款,則應支付相應的逾期付款利息。

3、工程欠款自得以確認後才能開始計算利息,有悖公平原則。工程竣工(或停工)後,先審核工程造價,然後核算已付工程款數額(含發包人供材抵款、代付水電費或其他款項等),再到確認欠款(或超付款)數額,最後辦理財務結算付款手續,是工程項目大體相同的最後履約環節。從實踐來看,工程造價審核時間過長是全國範圍內普遍存在的嚴重問題,少的數月多則幾年才能走完這一過程——而這又多系發包人怠于履行結算義務所致。若工程價款自得以確認之日才能開始計算利息,意味著自工程竣工之日至工程造價得以審核、確定應付工程款數額之日止的該段時間(亦即發包人事實上已經占用承包人工程款的時間),發包人無需向承包人支付利息。顯然,這既不公平,也不利于解決工程價款結算難這一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