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郵箱 在線留言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最高法院: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16個疑難問題裁判規則

最高法院: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16個疑難問題裁判規則

發布時間:2015-12-05    點擊次數:568

                                    作者:徐忠興 來源:ilawyer(xzx-lawyer)
閱讀提示:建設工程合同是指承包人進行工程建設,發包人支付價款的合同。最高人民法院針對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裁判觀則主要分布于《最高人民法院公報》、《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人民司法·案例》、《商事審判指導》等公開出版物以及公布的指導性案例中。本文汲取于《最高人民法院公報》、《人民司法·案例》刊載的典型案例,梳理、總結出16個相關疑難問題,並以“要旨”、“解析”、“鏈接”的編排體例,闡釋其裁判思路,供您在處理相關糾紛時參考。本文爲小兒生日所作,是爲念。


問題1.當事人已經約定了建設工程價款結算,審計機關對此所做的審計報告能否影響雙方結算協議的效力?
 
〔要旨〕在雙方當事人已經通過結算協議確認了工程結算價款並已基本履行完畢的情況下,國家審計機關做出的審計報告不影響雙方結算協議的效力。
〔解析〕根據《審計法》的規定,國家審計機關對工程建設單位進行審計是一種行政監督行爲,審計人與被審計人之間因國家審計發生的法律關系與民事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民事法律關系性質不同。因此,無論案涉工程是否依法須經國家審計機關審計,均不能認爲,國家審計機關的審計結論,可以成爲確定民事合同雙方當事人之間結算的當然依據,對案涉工程的結算依據問題,應當按照雙方當事人的約定與履行等情況確定。在民事合同中,當事人對接受行政審計作爲確定民事法律關系依據的約定,應當具體明確,而不能通過解釋推定的方式,認爲合同簽訂時,當事人已經同意接受國家機關的審計行爲對民事法律關系的介入。根據《合同法》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雙方當事人簽訂結算協議並實際履行的,可視爲對合同約定的原結算方式的變更,該變更對雙方當事人具有法律拘束力。在雙方當事人已經通過結算協議確認了工程結算價款並已基本履行完畢的情況下,國家審計機關做出的審計報告,不影響雙方結算協議的效力。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提字第205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辛正郁,代理審判員:司偉、沈丹丹,2013年3月20日),見《重慶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中鐵十九局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4年第4期(總第210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2.已經經過工程建設強制性標准審查確認合格的房屋,如果存在裂縫、滲漏等質量問題,房屋出賣人能否據此免責?
 
〔要旨〕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出具的房屋質量合格文件,不能作爲房屋出賣人免除房屋存在裂縫、滲漏等質量缺陷責任的當然證據。
〔解析〕人民法院依法獨立行使審判權,在審理案件中以事實爲根據,以法律爲准繩。人民法院據以定案的事實根據,是指經依法審理查明的客觀事實。根據《建築法》第六十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竣工驗收的建築工程的屋頂、牆面不得有滲漏、開裂等質量缺陷,且建築工程實行質量保修制度。該法及國務院《建築工程質量管理條例》未對“質量缺陷”作出進一步的解釋或規定。建設部《房屋建築工程質量保修辦法》第三條規定:“本辦法所稱房屋建築工程質量保修,是指對房屋建築工程竣工驗收後在保修期限內出現的質量缺陷,予以修複。本辦法所稱質量缺陷,是指房屋建築工程的質量不符合工程建設強制性標准以及合同的約定。”參照該條規定,只要房屋建築工程質量不符合法定標准以及合同目的,則可以認定存在質量缺陷。根據《建築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建築工程勘察、設計、施工的質量必須符合國家有關建築工程安全標准的要求,具體管理辦法由國務院規定。根據《建築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第三條、第十六條的規定,建設單位、勘察單位、設計單位、施工單位、工程監理單位依法對建築工程質量負責,建設單位在收到建設工程竣工報告後,應當組織對建築工程質量負責的有關單位進行竣工驗收,由勘察、設計、施工、工程監理等單位分別簽署質量合格文件後,方可交付使用。在當事人對房屋建築工程質量提起的訴訟中,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的審批文件以及建築工程勘察、設計、施工、工程監理等單位分別簽署的質量合格文件,僅屬訴訟證據,對人民法院認定事實不具有當然的確定力和拘束力,如果存在房屋裂縫、滲漏等客觀事實,並且該客觀事實確系建築施工所致,則人民法院應當依法認定房屋存在質量缺陷。除有特別約定外,房屋出賣人應當保證房屋質量符合工程建設強制性標准以及合同的約定,房屋買受人因房屋存在質量缺陷爲由向出賣人主張修複等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
〔鏈接〕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09年5月15日),見《楊珺訴東台市東盛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0年第11期(總第169期)“案例”。
 
問題3.備案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在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或建設檔案管理部門存檔的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應當以哪個合同文本結算工程價款?
 
〔要旨〕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簽訂兩份不同版本的合同,發生爭議時應當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爲結算工程價款的根據,而不是以存檔合同文本爲依據。
〔解析〕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是發包人與承包人爲完成雙方商定的建設工程,明確相互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實踐中往往出現當事人雙方持內容不同的合同版本作爲各自結算依據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一條規定:“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另行訂立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經過備案的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應當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爲結算工程價款的根據。”該條是指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簽訂兩份不同版本的合同,發生爭議時應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爲結算工程價款的依據,而不是指以在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或建設檔案管理部門存檔的合同文本作爲結算工程價款的依據。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一終字第74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進先,審判員:吳曉芳,代理審判員:宋春雨,2007年12月7日),見《西安市臨潼區建築工程公司與陝西恒升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8年第8期(總第142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4.承包人未經發包人同意對工程組織驗收,單方向質量監督部門辦理竣工驗收手續,質檢部門就此出具的驗收報告是否具有法律效力?
 
〔要旨〕承包人未經發包人同意對工程組織驗收,單方向質量監督部門辦理竣工驗收手續,質檢部門就此出具的驗收報告不能産生相應的法律效力。
〔解析〕《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建設工程是承包人進行工程建設,發包人支付價款的合同。”第二百七十九條規定:“建設工程竣工後,發包人應當根據施工圖紙及說明書、國家頒發的施工驗收規範和質量驗收標准及時進行驗收。驗收合格的,發包人應當按照約定支付價款,並接收該建設工程。”《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第十六條規定:“建設單位收到建設工程竣工報告後,應當組織設計、施工、工程監理等有關單位進行竣工驗收。”上述法律、法規規定表明,建設工程竣工後,發包人應當按照相關施工驗收規定對工程及時組織驗收,該驗收既是發包人的義務,亦是發包人的權利。發包人對建設工程組織驗收,是建設工程通過竣工驗收的必經程序。承包人未經發包人同意對工程組織驗收,單方向質量監督部門辦理竣工驗收手續的,侵害了發包人工程驗收權利。在此情況下,質檢部門對該工程出具的驗收報告及工程優良證書因不符合法定驗收程序,不能産生相應的法律效力。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提字第210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馮小光,代理審判員:賈勁松、關麗,2011年6月9日),見《威海市鯨園建築有限公司與威海市福利企業服務公司、威海市盛發貿易有限公司拖欠建築工程款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3年第8期(總第202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5.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債權人將債權轉讓給第三人並通知債務人的,該轉讓行爲是否合法有效?
 
〔要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當事人沒有約定合同項下的債權不得轉讓,債權人向第三人轉讓債權並通知債務人的,債權轉讓即合法有效。
〔解析〕合同權利轉讓,是指不改變合同權利的內容,由債權人將權利轉讓給第三人。合同權利轉讓包括全部轉讓和部分轉讓兩種。合同權利全部轉讓的,轉讓人退出合同關系,受讓人成爲新的債權人;合同權利部分轉讓的,轉讓人與受讓人共同享有債權。根據《合同法》第七十九條的規定,以下三種情形合同權利不得轉讓:根據合同性質不得轉讓;按照當事人約定不得轉讓;依照法律規定不得轉讓。我國現行法律、法規並不禁止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項下的債權轉讓,只要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當事人沒有約定合同項下的債權不得轉讓,債權人向第三人轉讓債權,且債權人已將該轉讓行爲通知債務人的,債權轉讓即合法有效,債權人無須就債權轉讓事項征得債務人同意。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一終字第10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馮小光,審判員:張進先,代理審判員:宋春雨,2007年10月16日),見《陝西西嶽山莊有限公司與中建三局建發工程有限公司、中建三局第三建設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7年第12期(總第134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6.鑒定機構分別按照定額價和市場價作出鑒定意見的,在確定工程價款時,應以哪種鑒定意見確定工程價款?
 
〔要旨〕鑒定機構分別按照定額價和市場價作出鑒定意見的,在確定工程價款時,一般應以市場價確定工程價款。
〔解析〕鑒定機構分別按照定額價和市場價作出鑒定意見的,在確定工程價款時,一般不應以定額價作爲依據,而應以市場價進行鑒定的意見作爲定案依據。首先,建設工程定額標准是各地建設主管部門根據本地建築市場建築成本的平均值確定的,是完成一定計量單位産品的人工、材料、機械和資金消費的規定額度,是政府指導價範疇,屬于任意性規範而非強制性規範。在當事人之間沒有作出以定額價作爲工程價款的約定時,一般不宜以定額價確定工程價款。其次,以定額爲基礎確定工程造價沒有考慮企業的技術專長、勞動生産力水平、材料采購渠道和管理能力,這種計價模式不能反映企業的施工、技術和管理水平,如果采用定額取價,不符合公平原則。再次,定額標准往往跟不上市場價格的變化,而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發布的市場價格信息,更貼近市場價格,更接近建築工程的實際造價成本。最後,根據《合同法》第六十二條第(二)項的規定,當事人就合同價款或者報酬約定不明確,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按照訂立合同時履行地的市場價格履行;依法應當執行政府定價或者政府指導價的,按照規定履行。若所涉工程不屬于政府定價,因此,以市場價作爲合同履行的依據不僅更符合法律規定,而且對雙方當事人更公平。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104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韓延斌,代理審判員:王林清、李琪,2011年11月17日),見《齊河環盾鋼結構有限公司與濟南永君物資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2年第9期(總第191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7.無效建設工程合同項下的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的,承包人能否獲得比合同有效時更多的利益?
 
〔要旨〕建設工程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有效合同處理的,應當參照合同約定來計算涉案工程價款,承包人不應獲得比合同有效時更多的利益。
〔解析〕依據《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後,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産,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雙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鑒于建設工程的特殊性,雖然合同無效,但施工人的勞動和建築材料已經物化在建築工程中,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的解釋》第二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據此,建設工程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有效合同處理的,應當參照合同約定來計算涉案工程價款,承包人不應獲得比合同有效時更多的利益。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235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進先,代理審判員:宋春雨、王毓瑩,2011年10月23日),見《莫志華、深圳市東深工程有限公司與東莞市長富廣場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3年第11期(總第205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8.一審法院就建設工程委托作出的鑒定意見,當事人有異議提起上訴的,二審法院應如何認定該鑒定意見的效力?
 
〔要旨〕一審法院基于當事人的申請,對已完工程總造價、材料退價、不合格工程返修費用等委托鑒定形成的鑒定意見,當事人在二審質證時未提出充分的相反證據和反駁理由的,可以認定上述鑒定意見的證明力。
〔解析〕鑒定意見是訴訟證據類型之一,是指各行業的專家對案件中的專門性問題所出具的專門性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二十七條規定:“當事人對人民法院委托的鑒定部門作出的鑒定結論有異議申請重新鑒定,提出證據證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予准許:(一)鑒定機構或者鑒定人員不具備相關的鑒定資格的;(二)鑒定程序嚴重違法的;(三)鑒定結論明顯依據不足的;(四)經過質證認定不能作爲證據使用的其他情形。對有缺陷的鑒定結論,可以通過補充鑒定、重新質證或者補充質證等方法解決的,不予重新鑒定。”在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中,一審法院針對發包人和承包人就已完工程總造價、材料退價、不合格工程返修費用等事項産生的爭議,基于當事人申請,分別委托鑒定機構就上述事項進行鑒定,經一審法院組織質證後,當事人對上述鑒定結論仍有異議提起上訴,經二審庭審補充質證,當事人對上述鑒定結論沒有提出充分的相反證據和反駁理由的,可以認定上述鑒定結論的證明力。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04)民一終字第118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程新文,代理審判員:劉銀春、陳朝侖,2006年2月27日),見《金壇市建築安裝工程公司與大慶市慶龍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建設工程結算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7年第7期(總第129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9.發包人收到承包人竣工結算文件後,在約定期限內不予答複,是否視爲認可竣工結算文件?
 
〔要旨〕只有當事人之間約定了發包人收到竣工結算文件後,在約定的期限內不予答複,則視爲認可竣工結算文件的,承包人提交的竣工結算文件方可作爲工程款結算的依據。
〔解析〕《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條規定:“當事人約定,發包人收到竣工結算文件後,在約定期限內不予答複,視爲認可竣工結算文件的,按照約定處理。承包人請求按照竣工結算文件結算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適用本條司法解釋的前提條件是當事人之間約定了發包人收到竣工結算文件後,在約定期限內不予答複,則視爲認可竣工結算文件。承包人提交的竣工結算文件可以作爲工程款結算的依據。建設部制定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格式文本中的通用條款第33條第3款的規定,不能簡單地推論出,雙方當事人具有發包人收到竣工結算文件一定期限內不予答複,則視爲認可承包人提交的竣工結算文件的一致意思表示,承包人提交的竣工結算文件不能作爲工程款結算的依據。同時,不適用本條司法解釋,以承包人單方提交的竣工結算文件作爲確認工程款數額的依據,並不意味著通用條款第33條第3款的內容對雙方當事人沒有約束力,違反這一規定,仍應承擔違約責任。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一終字第52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韓玫,審判員:張進先、吳曉芳,2007年3月13日),見《江西圳業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與江西省國利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07年第6期(總第128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10.建設工程存在明顯的質量問題,承包人能否以工程竣工驗收合格證明等主張工程質量合格?人民法院應如何處理?
 
〔要旨〕工程實際存在明顯的質量問題,承包人以工程竣工驗收合格證明等主張工程質量合格的,人民法院不應支持。對于該類工程質量的整改,人民法院可以判決由發包人自行委托第三方參照修複設計方案對工程質量予以整改,所需費用由承包人承擔。
〔解析〕承包人交付的建設工程應符合合同約定的交付條件及相關工程驗收標准。《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
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第二百八十一條規定:“因施工人的原因致使建設工程質量不符合約定的,發包人有權要求施工人在合理期限內無償修理或者返工、改建。經過修理或者返工、改建後,造成逾期交付的,施工人應當承擔違約責任。”依據上述規定,工程實際存在明顯的質量問題,承包人以工程竣工驗收合格證明等主張工程質量合格的,人民法院不應支持。對于該類工程質量的整改,在雙方當事人已失去合作信任的情況下,爲解決雙方矛盾,人民法院可以判決由發包人自行委托第三方參照修複設計方案對工程質量予以整改,所需費用由承包人承擔。
〔鏈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2年12月15日),見《江蘇南通二建集團有限公司與吳江恒森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4年第8期(總第214期)“案例”。
 
問題11.因發包人提供錯誤的地質報告致使建設工程停工,當事人對停工時間未作約定或未達成協議的,人民法院應如何確定停工損失和停工時間?
 
〔要旨〕因發包人提供錯誤的地質報告致使建設工程停工,雙方當事人對停工時間未作約定或未達成協議且放任停工損失擴大的,應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人民法院應根據案件事實綜合確定一定的合理期間作爲停工時間。
〔解析〕因發包人提供錯誤的地質報告致使建設工程停工,當事人對停工撤場還是複工問題未作約定或未達成協議的,雙方應當本著誠實信用的原則加以協商處理,暫時難以達成一致的,發包人對于停工、撤場應當有明確的意見,並應承擔合理的停工損失;承包人、分包人不應盲目等待而放任停工狀態的持續以及停工損失的擴大,而應當采取適當措施如及時將有關停工事宜告知有關各方、自行做好人員和機械的撤離等,以減少自身的損失。關于停工損失的分擔,因發包人提供地質報告有誤,從而導致建設工程停工,對此應承擔主要責任;承包人放任停工狀態的持續以及停工損失的擴大,也應承擔一定責任。同時,人民法院在確定計算由此導致的停工損失所依據的停工時間時,也不能簡單地以停工狀態的自然持續時間爲准,而應根據案件事實綜合確定一定的合理期間作爲停工時間。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提字第292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辛正郁,代理審判員:王丹、司偉,2011年11月8日),見《河南省偃師市鑫龍建安工程有限公司與洛陽理工學院、河南省第六建築工程公司索賠及工程欠款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3年第1期(總第195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12.因簽約前未曾預見的特殊地質條件導致建設工程出現質量問題,雙方當事人應如何承擔責任?
 
〔要旨〕因簽約前未曾預見的特殊地質條件導致建設工程出現質量問題,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約定、法律及行政法規規定的工程建設程序,依據誠實信用原則,合理確定建設單位與施工單位的責任承擔。
〔解析〕根據《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的規定,從事建設工程活動,必須嚴格執行基本建設程序,堅持先勘查、後設計、再施工的原則;建設單位應當將施工圖設計文件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建設行政主管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審查;施工圖設計文件未經審查批准的,不得使用。據此,在因特殊地質條件影響工程質量的案件中,若建設單位未提前交付地質勘查報告、施工圖設計文件未經過建設主管部門審查批准的,應對于因雙方簽約前未曾預見的特殊地質條件導致工程質量問題承擔主要責任。而施工單位也應秉持誠實信用原則,采取合理施工方案,避免損失擴大。在建設單位未提交建設工程詳細勘查報告和經過審核的施工圖紙情況下,施工單位違背基本建設程序、未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履行自己的義務的,亦應對由此造成的損失承擔相應的責任。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約定、法律及行政法規規定的工程建設程序,依據誠實信用原則,合理確定建設單位與施工單位對于建設工程質量問題的責任承擔。
〔鏈接〕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提字第20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韓玫,代理審判員:李琪、肖峰,2012年6月25日),見《海擎重工機械有限公司與江蘇中興建設有限公司、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泰興支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 2015年第6期(總第224期)“裁判文書選登”。
 
問題13.如何區分建設工程合同與承攬合同?
 
〔要旨〕建設工程合同本質上屬于承攬合同,兩者的區別僅在于所承攬工作內容的不同,即承攬建設工程的爲建設工程合同,承攬其他工作的爲承攬合同。在界定建設工程時,應以建設工程《合同法》的立法目的爲指導,並結合相關行政管理性法規的規定加以分析。
〔解析〕建設工程合同本質上屬于承攬合同,只不過因爲建設工程的重要性和工程建設領域的混亂狀況,《合同法》才將建設工程合同從承攬合同中分離出來單獨加以規定。兩者的區別僅在于所承攬工作內容的不同,即承攬建設工程的爲建設工程合同,承攬其他工作的爲承攬合同。由此,兩者的區分問題可轉化爲如何界定建設工程的問題。在界定建設工程時,必須考慮到《合同法》將建設工程合同從承攬合同中分離出來的立法目的。《合同法》專章規定建設工程合同主要是爲了規範建設市場,解決建設工程質量低劣的問題。建設工程合同獨立性得以確立的主要原因和合理化因素也正是這兩個方面:其一,規範建設市場,確保工程質量;其二,解決拖欠工程款和民工工資的問題。在界定建設工程時,必須考慮到這兩個立法目的並以之爲指導。可以說,對建設工程合同作出獨立規定是基于建設市場的現實需要。此外,界定《合同法》上的建設工程還應結合相關行政管理法規的規定。由于建設工程的重要性,國家出台許多行政管理性法規對之加以規範,如《城鄉規劃法》、《建築法》、《招標投標法》、《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建築業企業資質管理規定》等,這與建設工程《合同法》的第一個立法目的是相通的,也正是由于建設工程的重要性,《合同法》才將建設工程合同專章加以規定。
〔鏈接〕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0)浙湖商終字第72號“浙江大東吳集團鋼構有限公司與湖州升浙建築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分包合同糾紛案”民事判決書,見《建設工程合同與承攬合同之區分》(作者:辛堅、闵海峰、章豪傑,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浙江省湖州市吳興區人民法院),載《人民司法·案例》2011年第8期,第42頁。
 
問題14.建設工程合同雙方約定一方提供的預算單作爲合同附件的,該預算單對合同的另一方是否必然具有約束力?
 
〔要旨〕雖然合同雙方簽訂的主合同明確約定了一方提供的預算單作爲合同附件,但並不因此免除預算單提供方對其提供的預算單符合雙方真實意思表示的舉證責任。對方未在該預算單上簽字,法院在無法確認該預算單是否符合當時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的情況下,該預算單不具備合同附件的法律效力。
〔解析〕合同附件是合同的有效組成部分,應當也是雙方合意的結果,符合合同的基本要義。在對方對此予以否認且其沒有簽字蓋章確認的情況下,合同附件持有者應當負有證明該附件符合雙方真實意思表示的舉證責任,或者有其他證據及事實予以佐證。在建設工程合同中,雖然原、被告雙方簽訂的合同明確約定了被告的預算單作爲合同附件,但並不代表只要是被告提供的預算單均可以作爲合同附件。該合同附件首先應當符合實際情況,即原、被告雙方當時的真實意思表示。作爲該預算單的持有者,被告有義務證明該預算單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即該合同附件已經成立。根據《合同法》關于合同成立的基本規定,必須有對方的簽字或者蓋章,否則該合同附件也無從成立,除非被告能夠提供其他證據予以佐證,如原告在其他場合將該份預算書提供給他方作爲其工程的依據等。否則,該預算單並不符合合同的基本要件,無法看出雙方已經就此達成合意。另一方面,如果該預算單由被告蓋章,原告並未蓋章,但由原告持有並出示,作爲證據提交,則當然應當予以確認,因爲原告的該行爲已經表示其認可了該預算單的內容。
〔鏈接〕浙江省甯波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浙甬民二終字第488號“甯波市鄞州建築有限公司與甯波市天立鋼結構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民事判決書,見《建設工程合同中預算單的審查與定性》(作者:湯濤,浙江省甯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載《人民司法·案例》2013年第18期,第89頁。
 
問題15.在建設工程竣工驗收備案制的背景下,如何認定建設工程質量?
 
〔要旨〕在建設工程竣工驗收備案制的背景下,對涉及工程質量實體認定問題的建設工程糾紛,應在鑒別竣工驗收與竣工驗收備案的不同法律性質並明確建設工程質量驗收主體的基礎上,回歸私法自治領域,在查明合同約定及履行情況的基礎上進行裁判。
〔解析〕在建設工程竣工驗收核定制時期,建設工程竣工驗收由質監部門組織實施,並由其對建設工程質量核定合格或優良等級,出具評定證書。備案制施行後,建設單位成爲組織實施建設工程竣工驗收的主體,而質監部門從工程質量核定主體轉變爲質量監督管理主體。竣工驗收是對施工單位是否全面履行合同義務、建設工程質量是否符合合同約定的一種確認,具有民事法律行爲的性質,其效力及于合同各方。而竣工驗收備案僅是對建設單位自主組織的竣工驗收行爲等進行程序性、形式性的審查。因此,在建設工程質量的實體認定上,竣工驗收具有決定性的意義,其也是竣工驗收備案的必要前提和基礎。在備案制下,《建築工程施工質量驗收統一標准》作爲國家標准,確定了工程質量合格的基本標准,主要條款具有強制性。施工單位必須確保工程質量達到驗收合格標准,否則依法不得交付使用。除了國家標准以外,還有由各地、各級行業協會制定的行業標准等。由此,建設工程竣工驗收備案制度對建設工程質量提出了基本的要求,並未限制、禁止當事人就工程質量進行高于合格等級的約定。合同如作這類約定是雙方意思自治的結果,對當事人均有約束力,即施工單位除了應當達到備案制下的合格標准,還應達到合同約定的其他工程質量標准。前者是法定義務,後者是合同義務,施工單位均應切實履行。
〔鏈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0)滬二中民二(民)終字第652號“上海正文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與上海金廈建築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民事判決書,見《竣工驗收備案制下的建設工程質量認定》(作者:張曉頻,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載《人民司法·案例》2011年第8期,第33頁。
 
問題16.對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案件,人民法院應如何處理?
 
〔要旨〕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期限屬于除斥期間,不適用中止、中斷或延長的規定;建設工程正常竣工時優先受償權的起算點爲竣工驗收合格之日;建設工程無法正常竣工時優先受償權的起算點爲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預期利潤不屬于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範圍;轉包合同、非法分包合同中的實際施工人享有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解析〕一、適用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條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讓權問題的批複》(以下簡稱《批複》)第四條規定:“建設工程承包人行使優先權的期限爲六個月,自建設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計算。”就該條規定的字面意思理解,竣工是承包人行使優先權的一個起算點,而權利的行使期限爲六個月。1.優先受償權期限的性質。由于建設工程優先權屬于他物權範疇,故可以參照擔保物權和其他優先權期限的法律性質來理解這一問題,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期限應屬于除斥期間,不能適用訴訟時效有關中止、中斷或延長的規定。2.建設工程正常竣工時優先受償權起算點的確定。何爲竣工?司法實踐中,已完工程涉及竣工的概念主要有三處:一爲提交竣工報告;二爲竣工交付使用;三爲竣工驗收合格。筆者認爲,《批複》第四條所規定的竣工應當是指竣工驗收合格。當然,在承包人已經按時提交竣工報告,發包人故意拖延,不組織驗收的情況下,竣工的概念則並不一定要局限于竣工驗收合格,此時,或可認爲承包人有權在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到來時行使優先權。3.建設工程無法正常竣工時優先受償權的起算時間。當建設工程處于無法正常竣工的情形時,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起算時間就轉化爲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二、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保護範圍。《批複》第三條將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的範圍,限定在承包人爲建設工程支付的工作人員報酬、材料款等實際支出的費用,對于承包人的墊資款、預期利潤是否屬于建設工程優先權涵蓋的工程債權範圍則沒有明確。1.墊資款。筆者認爲,承包人墊付的資金如果已經實際物化到建設工程中,則屬于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範圍。2.預期利潤。《批複》第三條明確規定了可以優先受償的範圍爲實際支出的費用,預期利潤並不屬于施工過程中實際支出的費用範疇。三、轉包合同、非法分包合同中的實際施工人能否享受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筆者認爲,應當賦予上述合同中的實際施工人優先受償權,《批複》第四條所規定的承包人主張優先受償權的條件亦應適用于此類無效合同的實際施工人。
〔鏈接〕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浙紹民終字第1288號“浙江萬峰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與黃山明珠投資信息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民事判決書,見《施工合同解除後,未完工程承包人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起算點的確定》(作者:丁林陽,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載《人民司法·案例》2012年第18期,第72頁。